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以免忘记或找不到本站,记得收藏本站哦,大量成人小说、精彩视频持续更新中!

厨娘惠美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07-18分类: 職業製服

外场的炒高丽菜快没了,惠美于是赶紧从厨房抬出一锅刚炒好的,热气与香味直窜上来,夥计接了过去,又把菜补满。在店里不停忙进忙出,惠美实在是抽不出身,自助餐店的生意从大清早忙到晚间,如果不是僱来的夥计分摊了工作,这间店就会停摆。征信社昨天打电话来通知,先前委讬的案件已经有了发现,惠美心里很焦急,想要知道丈夫的下落,却连公休一天都不敢,想到每天来的常客要是一天没买到便当、没能在店里解决一顿饱食,心里就觉得愧疚,只好与征信社再约晚一些时间过去。

征信社老板在电话中没多说第二句话,一口答应,反而让惠美觉得更不好意思。

过了晚餐时段后,惠美会把剩下的饭菜,让附近几个游民以及低收入户打包回去。慈悲心肠的惠美,知道肉类通常不会剩下,还会经常默默从厨房拿出几块卖相不好的肉,包给他们。从凌晨一大早就亲自上市场采买,惠美怎么可能会选这些比较差的鱼、肉呢?其实那都是惠美特地请摊商、批发商留的,口头上虽然说是「帮她留」,实际上却是惠美帮忙买下那些原本就会滞销、甚至淘汰的次级品,市场商家反而相当感激惠美。

众人洗刷干净餐台、桌椅、厨房、倒完垃圾后,都已经是九点多了,有两位夥计由于个人经济因素,是跟惠美算日薪的,惠美结算给她们后,才拉下铁捲门,结束这一天的工作。没时间多想,身上衣服也没空先换过一套,惠美就直接开着店里那部小货卡,风尘仆仆地赶往征信社,没有意识到身上的油烟味在别人闻来实在不怎么舒服。

「惠美,我们找到妳的丈夫了。」

征信社老板湘婷双手放在办公桌上、托着下巴,笑咪咪地看着神情不安的惠美。前方的牛皮纸袋,里头装的是公司侦探的调查结果。

惠美自从婚后就顶下这间原本生意不好的自助餐店,靠着精湛的厨艺,把家庭生计撑了起来,也把孩子养大了。游手好閒的丈夫,非但不帮忙店里的生意,还经常跟惠美要钱,说是要跟朋友去做生意,常常就这样消失好几个月,把钱都花光了才嘻皮笑脸地回来。惠美自知学历不高,煮饭煮菜是她仅有的拿手技能,也不埋怨自己嫁错了郎,一直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但是看在街坊邻居眼里,都为惠美抱屈与不舍。

而丈夫这次出去,音讯全无,已经快要满一年,惠美觉得不对劲,才请这间征信社寻人。当初会找上这间征信社,是因为打着女老板、女侦探的口号,办公室的装潢与摆设很明亮、整洁,从老板到员工待她都很亲切,让惠美觉得放心,可是在传统观念里,总觉得来这种地方不会是为了什么好事情,所以还是会觉得有些不自在。

「妳先等一下,先不要看。」「怎么了?」「惠美,妳要有先心理准备,里头的东西会让妳不好受。」

湘婷把手按在惠美正要去拿纸袋的手背上,强堆出来的笑容里,透出严肃的气息。

「老板,我没关系,妳不用管我。」

惠美彷彿已经从湘婷的语气中知道了什么,直接打开了纸袋。

从纸袋里拿出来一张张照片,场景是在大陆东莞,侦探附上了调查报告,指出当事人和友人合夥开了鞋厂,当事人成天花天酒地之外,还跟一个鞋厂女工过从甚密,同居在一起。隐藏的摄影机录到了几次他们做爱的画面,光碟放映出丈夫与女伴间愉悦的肉体交缠,以及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声。

「好了吧?不要再看了?」「嗯。」

湘婷按了几下遥控器,把电视与影碟机关掉,此时办公室里开始陷入了很长的沈默。低着头玩着手机游戏,湘婷刻意不去注意惠美,想给她一点时间调适。

自从开了店之后,没日没夜地忙,和丈夫行房的次数变少了,后来更几乎没了性生活。自卑的惠美还是觉得丈夫会出轨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无法满足丈夫的需要,看到电视画面里丈夫满足的样子,既感伤,又觉得松了一口气。湘婷头一次看到客户发现配偶出轨还这么镇定的人,好奇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过着怎样的压抑生活。

「惠美,妳还好吗?」「我没事,谢谢妳们帮我找到他。」「惠美,如果妳要找人聊聊,公司这些姐妹都能陪妳。」

原本看起来没事的惠美,听到湘婷这句话,才不禁痛哭失声。征信社的职员见状,递上了一盒面纸,湘婷也上前安慰她。

因为封闭的生活型态,惠美以前在学校认识的手帕交,一个个疏远了,开店后每天面对的就是市场与店里的人们,并没有能够好好谈心的对象。

「哭吧!妳就好好哭个够吧!」「老板!我好难过!好难过!」「这是当然的,妳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哭吧!」

惠美发洩完情绪后,才发现自己留在湘婷洁白衬衫上的泪痕,以及脸上的油腻污垢,明显黄了一块。

「老板,对不起,我帮妳洗这件衣服吧?」「唉!惠美!这种小事妳不要在意。倒是妳也不要一直叫我老板,直接叫我湘婷就好。」「湘婷,我很不好意思。」「不用不好意思啦!我开这家征信社,就是为了『女人挺女人』,妳来这里就放轻松,姐姐妹妹都会支持妳。」「嗯。」「已经很晚了,妳今天要不要在这边睡?我家就在楼上。」「不行啊!再等一下批发市场就要开了,我还要去采买!」「我说,惠美啊,妳就休息一天吧?」「怎么可以休息!?很多人等着我开店吃饭!」「餐厅有很多家,妳一天没开张,他们可以去别家。可是妳现在状况不好,给自己放一天假,调适一下,不是坏事。」

湘婷收拾完毕,关上办公室大门,拉着惠美搭上电梯,一直到了湘婷家大门,惠美还不停推辞说不好意思打扰别人。湘婷好说歹说,才说服惠美进到屋里来。

这间位在六楼的套房,从大片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到亮着灯火的市区夜景。惠美一进门就看到这么开阔的景色,心情也就放松了起来。

「惠美,这view不错吧?」「什么『谬』?」「哈!我说这景色不错吧!?」「对、对啊!」

湘婷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衣服,丢进洗衣篮里。

「惠美,来,一起洗吧?」「啊?」「哎呦!来啦!」

惠美拗不过湘婷,也脱个精光。湘婷这时才发现,惠美虽然年纪已经四十好几,却因为保持劳动,所以身材还保持得很好,在夜市买的廉价T恤底下,藏着一对雄伟且坚挺的乳房,以及没有半点赘肉的腰身,下半身则是一双修长的美腿,却一直被宽松的工作裤掩盖住。跟自己相比,有毫不逊色的女性特质。

「哎呦!惠美!妳看看妳,身材真棒!」「湘婷的才棒呢!」

湘婷确实是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不像惠美,湘婷很注重穿着,懂得利用合适的服装来展示自己的曲线美。

豪华的大浴缸放满了水,里头放了日本进口的温泉成份入浴剂,整缸水白浊浊的一片,水蒸气也弥漫在整间浴室里,惠美眼前所见变得朦胧,整个人陷在湘婷营造的舒缓情境里。

两个女人先互相帮自己洗头发,惠美觉得湘婷洗头的手法就跟发廊一样专业,自己刚才就只是在湘婷的头皮上乱抓一通而已。才在想等下要再仔细帮湘婷洗一次的时候,湘婷抹着洗发精泡泡的手,却慢慢滑下,掠过耳朵,来到锁骨,接着轻轻滑过乳头时,惠美的身子不禁震了一下,发出一声很深的喘息。

外场的炒高丽菜快没了,惠美于是赶紧从厨房抬出一锅刚炒好的,热气与香味直窜上来,夥计接了过去,又把菜补满。在店里不停忙进忙出,惠美实在是抽不出身,自助餐店的生意从大清早忙到晚间,如果不是僱来的夥计分摊了工作,这间店就会停摆。征信社昨天打电话来通知,先前委讬的案件已经有了发现,惠美心里很焦急,想要知道丈夫的下落,却连公休一天都不敢,想到每天来的常客要是一天没买到便当、没能在店里解决一顿饱食,心里就觉得愧疚,只好与征信社再约晚一些时间过去。

征信社老板在电话中没多说第二句话,一口答应,反而让惠美觉得更不好意思。

过了晚餐时段后,惠美会把剩下的饭菜,让附近几个游民以及低收入户打包回去。慈悲心肠的惠美,知道肉类通常不会剩下,还会经常默默从厨房拿出几块卖相不好的肉,包给他们。从凌晨一大早就亲自上市场采买,惠美怎么可能会选这些比较差的鱼、肉呢?其实那都是惠美特地请摊商、批发商留的,口头上虽然说是「帮她留」,实际上却是惠美帮忙买下那些原本就会滞销、甚至淘汰的次级品,市场商家反而相当感激惠美。

众人洗刷干净餐台、桌椅、厨房、倒完垃圾后,都已经是九点多了,有两位夥计由于个人经济因素,是跟惠美算日薪的,惠美结算给她们后,才拉下铁捲门,结束这一天的工作。没时间多想,身上衣服也没空先换过一套,惠美就直接开着店里那部小货卡,风尘仆仆地赶往征信社,没有意识到身上的油烟味在别人闻来实在不怎么舒服。

「惠美,我们找到妳的丈夫了。」

征信社老板湘婷双手放在办公桌上、托着下巴,笑咪咪地看着神情不安的惠美。前方的牛皮纸袋,里头装的是公司侦探的调查结果。

惠美自从婚后就顶下这间原本生意不好的自助餐店,靠着精湛的厨艺,把家庭生计撑了起来,也把孩子养大了。游手好閒的丈夫,非但不帮忙店里的生意,还经常跟惠美要钱,说是要跟朋友去做生意,常常就这样消失好几个月,把钱都花光了才嘻皮笑脸地回来。惠美自知学历不高,煮饭煮菜是她仅有的拿手技能,也不埋怨自己嫁错了郎,一直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但是看在街坊邻居眼里,都为惠美抱屈与不舍。

而丈夫这次出去,音讯全无,已经快要满一年,惠美觉得不对劲,才请这间征信社寻人。当初会找上这间征信社,是因为打着女老板、女侦探的口号,办公室的装潢与摆设很明亮、整洁,从老板到员工待她都很亲切,让惠美觉得放心,可是在传统观念里,总觉得来这种地方不会是为了什么好事情,所以还是会觉得有些不自在。

「妳先等一下,先不要看。」「怎么了?」「惠美,妳要有先心理准备,里头的东西会让妳不好受。」

湘婷把手按在惠美正要去拿纸袋的手背上,强堆出来的笑容里,透出严肃的气息。

「老板,我没关系,妳不用管我。」

惠美彷彿已经从湘婷的语气中知道了什么,直接打开了纸袋。

从纸袋里拿出来一张张照片,场景是在大陆东莞,侦探附上了调查报告,指出当事人和友人合夥开了鞋厂,当事人成天花天酒地之外,还跟一个鞋厂女工过从甚密,同居在一起。隐藏的摄影机录到了几次他们做爱的画面,光碟放映出丈夫与女伴间愉悦的肉体交缠,以及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声。

「好了吧?不要再看了?」「嗯。」

湘婷按了几下遥控器,把电视与影碟机关掉,此时办公室里开始陷入了很长的沈默。低着头玩着手机游戏,湘婷刻意不去注意惠美,想给她一点时间调适。

自从开了店之后,没日没夜地忙,和丈夫行房的次数变少了,后来更几乎没了性生活。自卑的惠美还是觉得丈夫会出轨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无法满足丈夫的需要,看到电视画面里丈夫满足的样子,既感伤,又觉得松了一口气。湘婷头一次看到客户发现配偶出轨还这么镇定的人,好奇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过着怎样的压抑生活。

「惠美,妳还好吗?」「我没事,谢谢妳们帮我找到他。」「惠美,如果妳要找人聊聊,公司这些姐妹都能陪妳。」

原本看起来没事的惠美,听到湘婷这句话,才不禁痛哭失声。征信社的职员见状,递上了一盒面纸,湘婷也上前安慰她。

因为封闭的生活型态,惠美以前在学校认识的手帕交,一个个疏远了,开店后每天面对的就是市场与店里的人们,并没有能够好好谈心的对象。

「哭吧!妳就好好哭个够吧!」「老板!我好难过!好难过!」「这是当然的,妳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哭吧!」

惠美发洩完情绪后,才发现自己留在湘婷洁白衬衫上的泪痕,以及脸上的油腻污垢,明显黄了一块。

「老板,对不起,我帮妳洗这件衣服吧?」「唉!惠美!这种小事妳不要在意。倒是妳也不要一直叫我老板,直接叫我湘婷就好。」「湘婷,我很不好意思。」「不用不好意思啦!我开这家征信社,就是为了『女人挺女人』,妳来这里就放轻松,姐姐妹妹都会支持妳。」「嗯。」「已经很晚了,妳今天要不要在这边睡?我家就在楼上。」「不行啊!再等一下批发市场就要开了,我还要去采买!」「我说,惠美啊,妳就休息一天吧?」「怎么可以休息!?很多人等着我开店吃饭!」「餐厅有很多家,妳一天没开张,他们可以去别家。可是妳现在状况不好,给自己放一天假,调适一下,不是坏事。」

湘婷收拾完毕,关上办公室大门,拉着惠美搭上电梯,一直到了湘婷家大门,惠美还不停推辞说不好意思打扰别人。湘婷好说歹说,才说服惠美进到屋里来。

这间位在六楼的套房,从大片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到亮着灯火的市区夜景。惠美一进门就看到这么开阔的景色,心情也就放松了起来。

「惠美,这view不错吧?」「什么『谬』?」「哈!我说这景色不错吧!?」「对、对啊!」

湘婷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衣服,丢进洗衣篮里。

「惠美,来,一起洗吧?」「啊?」「哎呦!来啦!」

惠美拗不过湘婷,也脱个精光。湘婷这时才发现,惠美虽然年纪已经四十好几,却因为保持劳动,所以身材还保持得很好,在夜市买的廉价T恤底下,藏着一对雄伟且坚挺的乳房,以及没有半点赘肉的腰身,下半身则是一双修长的美腿,却一直被宽松的工作裤掩盖住。跟自己相比,有毫不逊色的女性特质。

「哎呦!惠美!妳看看妳,身材真棒!」「湘婷的才棒呢!」

湘婷确实是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不像惠美,湘婷很注重穿着,懂得利用合适的服装来展示自己的曲线美。

豪华的大浴缸放满了水,里头放了日本进口的温泉成份入浴剂,整缸水白浊浊的一片,水蒸气也弥漫在整间浴室里,惠美眼前所见变得朦胧,整个人陷在湘婷营造的舒缓情境里。

两个女人先互相帮自己洗头发,惠美觉得湘婷洗头的手法就跟发廊一样专业,自己刚才就只是在湘婷的头皮上乱抓一通而已。才在想等下要再仔细帮湘婷洗一次的时候,湘婷抹着洗发精泡泡的手,却慢慢滑下,掠过耳朵,来到锁骨,接着轻轻滑过乳头时,惠美的身子不禁震了一下,发出一声很深的喘息。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