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以免忘记或找不到本站,记得收藏本站哦,大量成人小说、精彩视频持续更新中!

公交车强奸案(中)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07-23分类: 經典激情

    “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玲玲边哭泣边苦苦哀求着,虽然她知道这并不可能让对方放过自己,可这却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哈哈哈……”
    刀疤男好像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出了声。
    “放了你?好啊……”刀疤男一拳打在玲玲小腹上,玲玲被打的嘴一咧半晌没有发出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惨叫出声来,玲玲痛苦的哭喊着,可迎接她的只有刀疤的阴茎,公交车行驶到了偏僻的郊区,这个时间已经很少有车辆驶过了,更别说行人了。
    刀疤男一边说着一边用硕大的阳具捣弄着玲玲的阴穴,玲玲的阴穴并不像一般女人那样黑,而是粉嫩粉嫩的,也许很多人以为性交次数多的女人都是黑的,而性交少或者没有性交经历的女人阴唇一定是粉色的,其实不然,有些是发育不完全会呈现出粉色,而有一些女人天生它就不是黑的,玲玲就是属于后者。
    “啊……啊……”
    公交司机眼看着自己的乘客被歹徒奸淫着,可自己却无能为力,想要打电话又怕被报复,毕竟自己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妻女,自己可千万不能出现什么岔子,他的目光转向了高中生,而受伤倒地的高中生正一脸痛苦的捂着受伤的胳膊,面部扭曲的像是要哭出来,另一个高中生则上前脱下校服包扎在他的伤口处。
    “李琦你没事儿吧?”
    “疼……”受伤被叫做李琦的高中生艰难的回复一句。
    而后方那个瘦高男则静静地注视着刀疤男强奸玲玲,还拿出手机录像,一脸猥琐的表情端的是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刀疤男奸淫许久已是满头大汗,可小弟弟就不争气的软了下去,不知道是自己年纪大了还是肾虚了,刀疤男索性把玲玲翻过来,让玲玲跪在地上身子趴在座椅上,刀疤男就以这个姿势后入式插了进去,刀疤男看了玲玲精致的屁股,狠狠的在上面拍了一记,雪白的屁股上瞬间印出五根红指印,扒开两瓣臀肉却看到菊花处有一个肉瘤似的突起,是痔疮。
    妈的真恶心,刀疤男啐了一口,看到后门下车处有一把苕帚,向瘦高男喊道:“喂,叫你呢!”
    瘦高男见刀疤男叫自己,“怎么了大哥?”
    “去把门口的苕帚给我拿过来!”
    瘦高男显然也被吓的有些发傻,竟然直奔后门走过去递回了苕帚。
    刀疤男接过苕帚,这把苕帚是塑料材质的,不是虽然不是特别粗也绝对不细,刀疤男拿着弹簧刀在玲玲的菊花处比量再三,“过来把着点!”
    瘦高男怔怔走到跟前,双手掰开玲玲的臀肉,菊花充分的暴露在外,此刻的玲玲还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刀疤男手起刀落,只听玲玲痛呼一声便没了动静。
    这下公交司机真的急了,若只是强奸还好些,这要是真的在自己车上弄出人命可就糟糕了,司机也顾不得许多急忙跑了过去,却是看到玲玲屁股上都是血。
    “你干什么?我真的报警了!”司机说着真的拿出了手机。
    刀疤男闻言转过头狠狠看了司机一眼,司机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却听见玲玲吭了一声。
    刀疤男见玲玲醒转过来手持苕帚,把苕帚把对准玲玲的肛门硬生生的插进去少许。
    “啊……”
    玲玲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即便自己不再是处女,但之前和男友做爱却从没有碰过这里,更何况刀疤男是用刀割掉了她的痔疮又把苕帚把插了进去,苕帚把插进去的部分足足有十几厘米,干涩的肛肠在异物插曲之后肛壁的嫩肉不住的痉挛向外排挤着异物的插入,可刀疤男并没有停手的打算,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阴道和肛门同时被奸淫着,玲玲心头在滴血。
    “呜呜呜……”
    玲玲痛哭着,身子想要转过来却被刀疤到死死按在座椅上动弹不得,玲玲只好用手抓紧座椅上的帆布,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
    终于在刀疤男一声高亢的声音中把浓精射进了玲玲的阴道。
    “啊……啊……”
    刀疤男的声音是那么畅快,而反观玲玲此刻的菊花已经被苕帚把捣弄的血肉模糊,玲玲直觉得自己的后庭已经不在了,大喘一口气魂了过去!
    刀疤男站起身,“舒服!”说罢刀疤男环顾四周几人,“都不许说出去啊!”
    司机站在那里看完了全过程,不自觉竟觉得某处似乎有些许悸动,是的,司机的阴茎也硬了。
    刀疤男走到后门处一脚踢开后门大摇大摆的走下了车,瘦高男看着刀疤男离开小心翼翼的上前试了试玲玲的鼻息,还在呼吸!司机也走了过去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还是打120吧!”
    瘦高男看到司机手机上按出‘110’几个数字之后对司机说道,司机果断又删除了这三个数字,瘦高男说完也向后门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又说:
    “我看还是算了吧!丢下车吧!这女孩不敢报警的!你要是叫了128过来一定会惊动警察的,到时候怕是要丢掉工作了!”说罢瘦高男也下了车离开了公交车。
    司机把玲玲翻过身来平躺在地上,正纠结要不要打120时眼睛余光看到玲玲雪白的乳房,司机咽了口吐沫,还是拨通了120,一只手却在玲玲的乳房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一抓之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见玲玲没有丝毫反应。
    “喂,您好,120急救中心!”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不耐烦的接话员的声音,司机心急促跳着,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挂断了电话,那高中生见司机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司机居然站起身开始解腰带退去了裤子露出丑陋的阳具。
    此刻的司机也揭下了伪善的面具,露出丑陋的一面,司机把玲玲扶正,一手握着阳具直接插进了玲玲的阴道,玲玲嘴角一咧,却并没有发出声音。
    司机的举动同样惊动了那个受了伤叫做李琦的高中生,他捂着胳膊站起身看向了公交车后排,他看到的画面竟然联想到自己在黄色网站看到奸尸的场面!
    “王亚东,你扶我一把!”
    正惊愕地看着后排的高中生听伙伴在叫他转过身去扶住了李琦,二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司机和刚才的强奸犯做着同样的事情,一时傻了眼!
    “呜呜呜……”
    正当司机口中发出畅快的呻吟声时,一个声音打破了他的节奏,那是玲玲转醒后发出的声音。
    玲玲直觉得这个噩梦似乎太长了,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时是另外一个人在奸淫着自己。
    “啊!放开我!”
    玲玲发出虚弱的叫喊声,双手吃力了打在司机的胸前。
    此刻的司机已经是满头大汗,见玲玲转醒有些心虚,可又是骑虎难下,现在停止也会被告强奸的,倒不如直接做到底,索性心一横,加快了抽插的节奏。
    “啊……啊……”
    玲玲直觉得自己的阴道被塞得满满的,但不是司机的阳具有多大,而是此刻的肛肠的肉壁被苕帚把捣弄的肿胀把阴道挤压的变窄了。
    玲玲不挣扎还好,一挣扎司机直觉得气血翻涌,竟有了要射精的冲动,他是平生第一次体味到强奸带来的快感。
    “啊……”
    司机一声长吁把精液射进玲玲的阴道。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
    玲玲哭了出来,她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仿佛整个世界对她都是充满了恶意,看着司机瘫坐在座椅上,玲玲一边抽泣一边整理已经破烂不堪的的衣服,想要尽可能的遮住暴露在外面的私处,玲玲伸手摸向臀部,把手掌放在眼前时却看到满手是血。
    “呜呜呜……咳咳咳……”
    玲玲哭的惨烈,咳嗽了几声跪在地上向后门口爬去,王亚东上前去扶玲玲,玲玲倔强的推开王亚东的手。
    “你管她做什么?要不是她我也不会被歹人划了一刀,现在她还这个态度!她就是贱,活该!”李琦恶狠狠的说着,眼中充满了恨意。
    王亚东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李琦,难以置信,平时非常有爱心的李琦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玲玲爬着下了公交车,肛门的痛楚让她站不起身来,她就这样侧躺到了公路旁,等待着体力的恢复,王亚东跟着也下了车,看着玲玲。
    “要不要我打120?”
    “咳咳咳……你走,你们都走!”
    玲玲边咳嗽边说道,她恨急了这一公交车的人,此刻的她再不想见到他们。
    “喂?你走不走,不走我开车啦!”
    一个声音从王亚东的身后传来,那是司机说的话。
    王亚东又看了看玲玲,还是转身上了公交车,他也害怕玲玲恨透了他们,那两个强奸犯找到的概率不大,如果他们报警一同去了警局,全车三个男人强奸了玲玲,只有他俩独善其身恐怕也是不可能的,再说传出去肯定也不好。
    王亚东坐在启动的公交车上回头看着路灯下身体蠕动的玲玲,心似乎有些麻木了,从市中心出来时那个这个女孩还光鲜亮丽,而此刻却像是一朵被撕烂的花朵被随手扔在了地上。
    公交车又行驶了一站地到了城市外围的小镇,没等到站两个高中生就下了公交车,虽然到家还有两站地,可为了避免司机记住他们下车地点而找到自己他们决定走路回家!
    玲玲这边,过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玲玲才从公路旁的矮草丛中站起身来,期间不时有车经过,玲玲担心又碰到公交车上那样的歹人,玲玲缓慢地钻进了矮草丛,玲玲想着不如就这样死去吧,可玲玲终究还是恢复了体力站了起来。
    玲玲想到自己瘫痪在床的父亲,还在读初中的弟弟,还是起身走到了公路旁,挥手叫起出租车来,玲玲其实已经坐过站了,本应该去对面打车,可哪还有力气到路的对面?就这样玲玲一手捂着破烂不堪的衣服竭力掩盖自己暴露在外的乳房,一手叫着车。
    空旷的郊区里,夜晚的风变得异常狂躁,玲玲被冻的打了个冷颤,短裙被风吹的掀起又落下,有的私家车看见有人颤颤巍巍的矗立在道路旁边本想停下,可打开远光灯看到玲玲洁白的衬衣上的血渍,一脚油门扬长而去,是的,他们都是怕惹了麻烦,万一这女人栽在自己手里怎么办,她碰瓷儿怎么办?没有停车的都是这样想的。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玲玲蹲在地上,颤抖的双腿已经很难再支撑她的躯体,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一般,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玲玲身侧。
    出租车的大灯照射在玲玲身上让昏暗的路灯显得没了光亮,玲玲缓缓转头眯缝着眼睛看向驾驶室,一个二十多岁的司机开门走了下来。
    “天哪!你这是怎么了?”
    出租车司机一把扶住又要单下去的玲玲,“我送你去医院吧!”
    玲玲看着阳光男孩般的出租车司机一股莫名的委屈席卷而来,竟又哭了出来。
    “呜呜呜……”
    玲玲趴到出租车司机的怀里,倒不是别的,主要还是因为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出租车司机看着玲玲身上都是血向玲玲身后看去,明显血迹来自玲玲的臀部。
    “您这是怎么了?是肇事逃逸?”
    玲玲摇头。
    出租车司机也不管许多,一把抱起玲玲向出租车走去,把玲玲放在后拍座位上启动了汽车。
    “我还是打120吧!”
    出租车司机边开着车边拿出手机,正当要按下拨出键时却透过倒车镜看到玲玲裸露在外的乳房!
    同时玲玲也看到倒车镜里出租车司机眼神的变化,恐惧顿时充斥心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