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以免忘记或找不到本站,记得收藏本站哦,大量成人小说、精彩视频持续更新中!

公交车强奸案(下)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07-23分类: 經典激情

    公交车司很晚才回到家,老婆追问自己自己回家迟的原因,只搪塞了几句,便躺下在了床上,老婆想要过夫妻生活也被搪塞了,老婆哭了出来,以为公交司机有了外遇,可并没有解释,司机心烦的睡不着觉,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突然起身下床穿上衣服,去院子里找来一把铁锹开车家用的捷达车出了门。
    他是担心万一玲玲去了医院即使自己不报警,医院看到这伤势也会报警的,那两个强奸犯肯定是抓不到了,可自己一时冲动也强奸了玲玲,自己是公交车司机却是怎么也难以逃脱的,于是便沿着原路返回去找玲玲的下落,心想一定要找到啊,不然免不得会有牢狱之灾了,其实司机自己心里也不清楚找到之后怎么处理,可就是觉得不能让她去医院。
    到了案发地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快十一点了,公交司机到了那里发现原处空无一人,心下急了,这可如何是好,又开车缓缓向市区开区,唯希望玲玲伤势严重走不远,能在半路追上她。
    车子缓缓在公路边行驶,这个时间来往的汽车很少,即使有也都是飞驰而过,公交司机正踌躇间突然听到远处岔口那边有女人微弱的叫喊声。
    这里离出了市区多远,是本市的湿地保护区,当地政府为了保护这里的生态区,所以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建工厂,不许开发楼盘,人烟稀少,想来一定是那个被一众强奸的女人了。
    想罢公交司机下车在后备箱里拿上铁锹接着路灯发出的微弱光芒寻声走去。
    玲玲这边正被方才遇到的出租车司机强奸着。
    “婊子,爽不爽啊?”
    出租车司机叫姜勇,白天本来是去恋人家里见家长的,可却被女方家长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三十万彩礼,房子车子还不算,这对于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而言算是天文数字了,毕竟自己没有文凭,在这个城市里以开出租谋生只算得上底层百姓,一下拿出这么多钱肯定是不可能的,被女方家长扫地出门后想着自己今夜再跑最后一单明天就要再换一份工作了,可偏偏这时碰到了衣不蔽体的玲玲,姜勇一眼看出玲玲是被人强奸后丢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本来想好心载她去医院的,可想着白天的遭遇,突然莫名的产生了报复的心理,要把自己遭受的不公报复在这个乘客身上。
    于是便把玲玲拉到了更为偏僻的地方实施了非人的强奸。
    姜勇原本胆子就不大,施暴时真切听到身后有响声,忙不迭的捂住了玲玲的嘴巴,身体瞬间停止了动作。
    “嗯……呜呜……”
    玲玲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声音,公交司机这边走着走着却发现刚才的声音不了了,这时天上的星星月亮都被乌云遮的严严实实,大地一片漆黑,公交司机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向前照去却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正压着那个女的。
    “你是谁?要干嘛?”
    姜勇瑟瑟发抖问道。
    公交司机不说话只是默默向前走着,姜勇站起身就跑。
    “啊!救命啊!救命啊!”
    姜勇的手刚一离开,玲玲便喊起救命来,姜勇慌张的漫无目的的跑。
    “快别让她喊出声!”
    公交司机便说便向玲玲跑去。
    姜勇没跑几步却听的真切,挺住了脚步往回走去,用玲玲的内裤塞住了玲玲的嘴巴。
    “是刚才是你强奸的她?”姜勇壮着胆子问道。
    “不,我……”公交司机想要狡辩却又没法辩解,是啊,虽然最开始不是,可自己终究做了,公交司机手里拿着铁锹看着一丝不挂的玲玲竟然又有了兴致,“兄弟,你是不是还没办完事呀?不如做完了咱俩把她……”
    公交司机挥了挥手中的铁锹,姜勇知道她的意思是要把她埋了,原本自己只是想把心理的不快报复给其他女人身上,可这个公交司机却提出了这个要求,顿时有些胆怯,犹豫起来。
    公交司机看出了他的犹豫,心想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心一横,“兄弟你也做了啊,我看到你的样貌了!”
    姜勇心中一惊,上前按住玲玲,其实此刻玲玲虚弱的已然无法动弹压根就不用按,姜勇还是按住了,回头却见公交司机在解腰带。
    “放松点,这么埋了岂不可惜,何不爽个够?”
    说罢公交司机蹲下身手里握着阴茎插进已经干涸的阴道。
    “哼……”玲玲方才喊了几声救命已经耗尽了力气,现在连声音都变得低沉。
    “哼……哼……”
    一声声的痛苦的呻吟从嘴角里挤出。
    公交司机拿过铁锹,把铁锹把对准玲玲的菊花用力一插。
    “啊……啊……”
    疼的玲玲把自己的内裤都吐了出去,原本已经在愈合的伤口再次就出了鲜血。
    “你来啊,兄弟!”
    公交司机示意姜勇拿着铁锹,姜勇被公交司机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如此的虐待,不简直是虐杀!这样下去她会死的!姜勇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玲玲扭曲的表情,忽而想起了自己女友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样子。
    “妈的贱货!”此刻姜勇直把身下的女人当作了自己的女友,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大了起来,鲜血不断的从玲玲肛门里溅射而出,“爽不爽啊,你说啊,你说啊!”
    此刻姜勇把心中的心中的不忿全部发泄在玲玲身上,玲玲喷涌而出的鲜血甚至溅到的他的手上,姜勇拔出铁锹,铁锹把上尽是鲜血,姜勇掏出阳具对准玲玲的菊花狠狠插了进去。
    公交司机插着玲玲的阴道,姜勇插着玲玲的菊花。二人默契的凌辱着玲玲,玲玲很快疼的昏厥过去。
    不多时只听公交司机一声闷哼把浓精液一股脑的射在玲玲阴道里,瘫坐在了地上。姜勇插的菊花在铁锹把的扩张下变得松弛不堪,再加上不断喷涌而出的鲜血使得润滑无比!过了好久都不射精。
    一直到公交司机休息好再次有了精神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天空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本来有些困倦的公交司机顿时有了精神走上前,提起阳具又准备插,突然问姜勇:
    “兄弟挺能干啊!”
    “没,没……后面松了,一直射不出来啊!”
    “哦?是吗?”
    玲玲被奸淫的下体有些麻木了,可身体在雨水的洗礼下还是微微一动转醒过来,“两位大哥,求求你门了,放了我吧!呜呜呜……”玲玲痛哭的央求着两人。
    “放了你?哈哈哈!”公交司机居然笑了出来,拿起铁锹“这样如何啊?”
    只见公交司机用铁锹把插进了玲玲的阴道里。
    “啊……”
    玲玲疼的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一下咬住自己的舌头,舌头被咬的就出了鲜血!
    公交司机哪管玲玲的央求握着铁锹把不断摇晃,像是想要把阴道挖的更大一般。
    “啊……啊……”
    玲玲喊了两声又昏了过去。
    这时姜勇一声大呵,精液顺着马眼射到了玲玲直肠里,姜勇拔出阳具,精液和鲜血混合在一起甚至分不清楚精液射在哪里,姜勇的阳具上也都是血。
    公交司机拔出铁锹把,握着阳具再次插进了玲玲的阴道,可能是公交司机因为年纪大了也可能是玲玲的阴道被撑的过于大了,公交司机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阳具与玲玲的阴道壁有接触,只做了几分钟的活塞运动阳具就软了,公交司机只好一屁股坐回在地上,还嘲笑说着:“撑太大了,哈哈哈,没感觉了!”
    姜勇没觉得好笑甚至觉得公交司机的表情有些恐怖,姜勇突然想起方才公交司机说看到自己的样貌了,心中一惊,和现在他近乎非人的手段来看,一旦事后找到自己……姜勇捡起铁锹。
    公交车司机直以为姜勇又有了兴致,心中暗道果然是年轻人,精力就是充沛,可哪知姜勇捡起铁锹下把砍到了公交司机的脖子上!
    “呃……”
    公交司机捂住脖子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用余光看向姜勇,公交司机脸上青筋暴起,鲜血从脖颈的大动脉喷涌而出,直直倒在了地上!
    这天下午,郊区湿地,公交司机被杀地点。
    “芳芳你等等我呀!”
    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追赶着前方奔跑的女孩。
    这女孩便是玲玲在公交站碰到卖花的小女孩。
    芳芳跑到离那女人很远处回过头哭着喊道:“你骗人,你说出差让我跟着爸爸几天,还不是不想要我了吗?”芳芳哭的声音很大。
    “你听我说,芳芳,妈妈……”女人哭了出来。
    她是芳芳的亲生母亲,因为工作原因出差无奈把女儿寄宿在开花店的前夫家里,她本以为芳芳怎么说也是前夫的亲生女儿,这一个月里不会受到委屈,但怎知前夫会打芳芳,还逼迫她去卖花,母亲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别跟着我……”
    说完芳芳跑到一个土丘边,趴在上面痛哭起来,土丘上面长了一朵白花,玲玲揉了揉泪眼婆娑的眼睛,看到那朵白花,它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像极了自己,芳芳伸手摘下了它,默默离开了。
    那个土丘可是埋葬玲玲躯体的地方啊……
    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