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姐夫把我操上天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0-10分类: 家庭亂倫

我姐夫是一个司机,在我十五岁那年,娶了我姐姐,一转眼就是3年了,姐夫今年三十,是一个司机,年轻的时候一直在部队当兵,所以浑身都是腱子肉,个子不算高,但是力气很大,结婚之后,由于喜欢喝酒,有了啤酒肚,但是由于浑身是肌肉,所以,看上去很壮实,胳膊也很粗壮,也不知道怎么着,从看到姐夫的那一刻起,我就很喜欢姐夫,经常晚上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起姐夫,脑海里浮现出姐夫的身体。我家很大,有三居室,所以,即使全家人在一起,也会住的很宽松,所以,姐姐和姐夫,也总是回来住。

有一天,我回家,刚好碰上了姐姐姐夫也都回来了,吃完了饭,爸爸和姐夫还继续在喝着酒,天南海北的唠着,大概十点多,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了卧室想睡觉了,我的房间刚好和姐夫他们的房间中间隔着卫生间,而爸爸妈妈的房间则是在客厅的另外一侧,比较远,大概十二点多钟的时候,我起床上厕所,我刚想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地上的盆里放着要换洗的衣服,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内裤,这应该是姐夫的内裤吧,我拿起来,情不自禁的闻了闻,果然是姐夫身上的那种浓浓的男人味,有点汗味,在内裤前面有一些白色的印记还没有干,这应该是姐夫的淫液吧,等等,难不成,我没有开灯,小心翼翼的出了卫生间,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

我轻轻的走到姐夫和姐姐的房间,因为他们房间比较大,床在最里面,旁边有衣柜,所以门这边有什么动静,不注意的话是根本发觉不出来的,我壮壮胆子,偷偷的把耳朵贴了上去,只听见里面,姐姐和姐夫居然没睡觉,在说话;

‘老婆,今晚上让我操一下吧,你看我的大鸡巴,都涨的难受死了。’姐夫说着。

‘怎么天天都要操我吗,坏蛋,我哪能吃得消啊。再说弟弟在对面呢,他起来怎么办啊。’

‘没关系,他上学累,肯定睡着了。’过了一会,只听见,屋子里依稀传出了声音。

‘啊,啊,老婆,你小屄好紧啊,夹得老公的大鸡巴好舒服,老婆,你喜欢我操你吗。’

‘啊,啊,喜欢啊,老公你鸡巴好大,好涨啊,顶到妹妹的花心儿了,好刺激啊,老公使劲儿,使劲儿操我啊,好幸福啊,好爽啊。’

我在门外听的很兴奋,不知不觉,下面支起了大大的帐篷,我所以把门偷偷的扭了一下,居然没有锁门,角度刚刚好,只要一个小缝,就能刚好看见床的位置。天呐,我终于看见了姐夫的裸体了,只见他背对着我,高高的举着姐姐的双腿,使劲儿的操着,一边操,一边叫着,姐夫的后背宽阔黝黑,脊梁上渗着汗珠,在灯光下闪闪的,那么性感,姐夫的胳膊粗壮,腋毛浓密,是那么的性感,短短的平头,两个屁股蛋子结实有力,真的好想上去摸一摸啊。

每一次在抽插姐姐的同时,屁股都会跟着一前一后,是多么的有力啊,隐约之间看见了姐夫的菊花,黑黑的肛毛,是那么性感,真想上去给姐夫舔舔啊,因为是背对着他,只能看见姐夫的蛋蛋,浑圆紧实,大大的。每一次操蛋蛋都会随着节奏来回打在姐姐的身上啪啪直响,这么饱满的蛋蛋,该储藏了多少精液啊,姐夫真的是一匹种马啊!

姐夫还在卖力的操着姐姐,姐姐也在姐夫的抽插之下变得淫荡起来,丢了魂儿似的直叫唤,她搂着姐夫的脖子,和姐夫边操边亲吻着。

我的下面已经俨然湿了一大片,想想这姐夫的胯下,不是姐姐,而是自己,想像这自己是姐夫此时正在操的女人,小声关上了门,我回了屋里,套弄起来,看着自己的直挺挺的鸡巴,我想像着姐夫的圣物该是多么的雄伟,顿时,我倾泻而出。

又过了几天,姐姐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出差几天,所以姐夫也就自然在我们家蹭饭了。

这一天,爸爸妈妈也刚好说去医院轮流照看生病的四叔,就做了饭,然后匆匆的离开了,我和姐夫在家,由于姐夫在回来之前,应该已经和工友喝了一些酒吧,感觉有点醉醺醺的,回到家吃饭的时候,硬是让我陪着他再喝点儿,说难得家里人不在没人管我们老爷们儿喝酒什么的,我也就半推半就的和姐夫喝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姐夫已经是醉了,自己晃晃悠悠的回了屋,我收拾好之后,想看看姐夫到底怎么样了,就近了姐夫的屋子,姐夫果然,就是一头倒在床上睡觉的姿势,我怕他睡的不舒服,就把他扶好,然后帮他脱衣服,盖被子。

姐夫的身体可真棒啊,虽然不瘦,但是很结实,黝黑黝黑的,摸上去感觉每一块肌肉都会跳动,尤其是胸前浓密的胸毛,一直延伸到小腹,最后延伸到内裤里面去,姐夫脱得只剩下一个深蓝色的三角裤,姐夫的腿粗壮有力,怪不得总是喜欢抱着姐姐操她,腿毛也是那么多,他的双脚厚实,宽大。

我把脸凑了过去,闻了闻,那是一个典型的东北爷们儿的味道,我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最后我的眼睛定在了姐夫那一团鼓鼓的私密处,好奇心加趋势上荷尔蒙的驱使下,看着姐夫也是喝了酒睡着了,我大着胆子,偷偷的脱下了姐夫的子弹内裤,顿时惊呆了。

天呐,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鸡巴了,在半勃起的状态,包皮裹着一半的龟头,我扶起了姐夫半软的大屌,足足十厘米长,四厘米粗,小心翼翼的褪去了包皮,顿时一股男人特有的体味。我如获至宝的把他的大龟头含在了我的口中,那一刻,我是多么幸福啊,姐夫好像也有反映了,唔的一声,我给姐夫细心的裹着鸡巴,他的鸡巴在我的口里慢慢的胀大,最后发青,发紫。

天啊,我终于见到了真正的男根,它微微翘着,足足十八厘米,粗大有力,条条青筋如盘龙一样卷曲延伸直到龟头根部,所答的龟头彷彿鸡蛋大小,夯实有力,我甚至不能全部含在嘴里,我又开始大胆的舔着姐夫的大蛋子儿,真香啊。好想舔姐夫的菊花啊,但是搆不到,姐夫嘴里也是咿咿呀呀的,估计也很舒服吧,过了一会,姐夫居然主动的抬起了双腿,让我舔他的菊花。

我吓了一跳,姐夫已经醒了,他对着我,醉醺醺的说,‘想舔就舔吧,姐夫知道你喜欢姐夫,从我洗澡的时候,你偷看我,你总是叼着我换下来的内裤撸鸡巴的时候,我就知道,所以我每次操你姐姐的时候都不锁门,想让你听听。没事儿,姐夫没喝醉,今晚让你爽个够。

’天呐,姐夫居然都知道,而且还不介意,我更加放肆的一头埋在了姐夫的胯间,疯狂的给姐夫口交起来,姐夫舒服的直叫唤,‘你小子,真厉害,比你姐还会舔,怪不得你姐姐功夫不行,都让你学来了,哈哈,真舒服。’姐夫吼道。

爽了以后之后,姐夫见我也是淫水直流,他把我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抬起了我的双腿,‘姐夫和你说,在部队的时候,姐夫这个大棒子,就征服了不少小兵,今天也给我的小舅子服务服务。’

说着很娴熟的吐了口唾沫在手指上,慢慢的差劲了我含苞欲放的菊花,他粗壮的手指一进来那一个,我不但没有疼痛,反而觉得好舒服,嘴里不停的哼哼着,‘姐夫,我要,我要,我要你操我,快点儿。’;‘哈哈,你真够骚的,这就操你,’说着,姐夫举起了他那引以为傲的大鸡巴,咕叽一声,全根没入。

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日思夜想的男人,我的种马姐夫,就这样的操着我,他没一下都那么用力,顶着我的深处,那么舒服,硕大的龟头在我的菊花壁上来回抽插,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条条青筋摩擦着我的直肠内壁,冲击着我的前列腺,我的鸡巴居然一直是挺着的,尽情的享受着姐夫的每一次攻击。

‘爽吗,姐夫操你,你舒服吗,你后面真紧啊,比你姐姐的屄紧多了,’哥哥边扛着我的双腿,边操我。

‘姐夫,我的男人,你好大,好粗,操死我了,操死我的小菊花了,姐夫,你用力,使劲儿操死我。’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开始淫荡了起来。我姐夫一只手伸过来,我含住了姐夫的手指,享受着这个男人对我的抽插。

‘哈哈,你真是会叫唤,比你姐姐厉害多了,爽死了,以后不要你姐了,她都被我操松了,我操你的屁眼儿更爽,夹紧我。’

我听着姐夫的话,夹紧了屁股,他顿时一阵颤抖。然后继续操着我。我的鸡巴直挺挺的,被他操得前后至颤抖,姐夫的蛋蛋啪叽啪叽的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是那么的爽,那么的刺激。我以前一后的配合着姐夫的抽插,我在伺候我的男人,我的大屌。哥哥把我反过来,抓着我的屁股,又开始操了起来,怪不得姐姐每次都是要死要活的,这个大个鸡巴,加上这么有力,这么野的男人,谁都抵挡不住啊。

‘姐夫,我的男人,你操死我吧,你太厉害了。’我几乎是在干吼乞求姐夫的抽插。姐夫听了之后更卖力了,每次都是全根没入。

‘不舍得把你操死,我要慢慢操,天天操,操完你姐,再来操你,老婆和小舅子都是我给我操的,’姐夫一面打我屁股,一面操我。

‘对,操我吧,操死我,我也要像姐姐一样,给姐夫操,天天操。’我撅起了屁股,好让姐夫每次都能操的最深。

就这样,姐夫又操了我二十几分钟,我感觉他的鸡巴更加涨起来,我知道他要把他那珍贵的精液射给我了。姐夫抽出他的大鸡巴,对着我的嘴巴,疯狂的射了起来,足足十几股,还像喷水枪一样,射了我一嘴巴,我全部都吞了下去,真的是好香啊,我把姐夫的大鸡巴头儿舔的干干净净,然后搂住了姐夫,姐夫抱着我,来到了浴室,我们一起洗了澡,回来之后,我躺在了姐夫宽阔的臂膀里,安稳的睡着了。

至此以后,姐夫就时不时的操我,他说他喜欢操我,经常是,他上半夜操完了姐之后,等他睡着了,下半夜再来我这里,接着操我,我们姐弟两,一同享用着这个健壮的男人,后来姐怀孕了,都不能让姐夫操,我就担当了姐的工作,姐夫几乎一个礼拜都会操我几次,把我的菊花操的合不拢,但是我却是还想要。我愿意永远让姐夫操。更喜欢姐夫,操完了姐姐的大鸡巴,再次操我的骚菊花。

我爱这样的一个姐夫,爱他的身体,爱他的鸡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